| 加入桌面
 
 
當前位置: 杭州企業網 » 資訊 » 創業新聞 » 3年巨虧100億 員工加班40小時后被裁!中國又一巨頭倒下……

3年巨虧100億 員工加班40小時后被裁!中國又一巨頭倒下……

放大字體  縮小字體 發布日期:2017-07-15  來源:杭州企業網  瀏覽次數:48

  從尋呼機起家,轉戰到手機領域,曾推出全球首款CDMA/GSM雙模手機等,技術上都是排在全球前列的,市值最高的時候達到了105億。結果沒幾年時間,市值就狂跌到了17億,到現在已經跌出前十……

  有創友留言說想要看失敗案例,創哥今天就給大家講一個。時間倒退5年,那時候的國產手機可不是現在的格局,“中華酷聯”占據大半江山,其中的酷派更是如日中天。

  從尋呼機起家,轉戰到手機領域,曾推出全球首款CDMA/GSM雙模手機等,技術上都是排在全球前列的,市值最高的時候達到了105億。結果沒幾年時間,市值就狂跌到了17億,2014年銷量還排第六的位置,到現在已經跌出前十,老牌手機公司怎么就虧這么多錢呢?

  創哥今天就給大家扒一扒。

  ▼

  1993年4月,郭德英在深圳創辦了宇龍計算機通信科技,也就是后來的酷派集團。

  早期的酷派風光無限,1995年就成為國內第一家解決尋呼系統的廠商,2005年推出全球第一款雙模雙待智能手機——酷派728。在手機領域,某些技術遙遙領先全球其他公司。

  去年8月6日,郭德英辭去了酷派的老大職位,今天的酷派市值僅僅只有17億,還被停牌,曾經的手機界大佬就這樣走下了歷史舞臺。

  為什么會失敗呢?原因有三:

  第一:完全依賴運營商,運營商撤了,他也敗了

  自從酷派推出三模雙卡雙待的手機以來,很受國內三大運營商的青睞,早期運營商為了搶占智能手機市場,需要定制機,而酷派就是最好的選擇。

  相對于其他手機公司,酷派幾乎完全依賴運營商,這樣的定制機占了所有手機的80%以上。

  酷派完全跟運營商捆綁,可以說是運營商的附屬,自己更像是生產方,而運營商就是它的渠道方。也正是運營商的巨額補貼,不僅讓酷派打造出“高端商務”的品牌,還成為“中華酷聯”的一員。

  互聯網思維的造機模式,粉絲經濟的興起,各大互聯網廠商和傳統手機廠商紛紛入局,這個時代早已經不是運營商的天下了。2014年,運營商調低了合約機的補貼,并且將裸機銷售作為主要銷售方式,這對于酷派來說是致命的。

  2013年,酷派在全球手機市場中的銷量排名還在前10,達3200萬部左右,營業額220億,市場占有率1.8%。

  而到了2016年,酷派不僅跌出了國內前十,連具體銷量也沒有公布,業內人士估計不到1500萬部。而且2016年的財報拖了半年才發布,虧了42億港元。

  由于運營商的這一政策,酷派徹底跌下了神壇。

  第二:轉型后三管齊發,不僅沒賺錢,還把公司逼上了絕路

  運營商調整政策后,“中華酷聯”紛紛開始轉型,酷派也不例外,除了保持原有的運營商渠道外,制定了三條線上、線下、和其他公司合作的三線出擊的轉型路線。

  線下渠道新建IVVI品牌,最后以巨虧收場

  2014年11月,酷派與渠道商用10億成立合資新公司,運營新品牌ivvi,準備在線下拼一場。

  這次在戰略上失敗的一塌糊涂,ivvi不拼參數,主打外形設計、音效、拍照等功能,消費群體定位年輕群體。在這個看配置、看參數的時代,他這一下就輸了一半。

  主打音效與拍照,最大的競爭對手是vivo和OPPO,同樣的定位,這兩個品牌幾乎包攬了所有綜藝節目的廣告。為了能分一杯羹,ivvi花血本請當紅明星趙麗穎代言,結果最后因為沒有付尾款與趙麗穎的經紀公司鬧瓣。

  而且自從進軍電商到現在為止,ivvi天貓旗艦店上線的四款手機總銷量僅有1324部。

  由于營銷乏力,產品亮點不足及售價過高等原因,ivvi自誕生之日起,就以“高價低配”及顏值不高的另類特性,受到用戶冷落,Ivvi成了酷派的一個包袱。

  2016年12月2日,深圳超多維作為接盤俠,拿出2.72億元人民幣,收購了ivvi手機80%的股份,成為ivvi最大股東。雖說這個賠錢的包袱終于甩出去了,但一下子就損失了7億多。

  電商渠道新建大神品牌,卻成了周鴻祎的菜

  相對于ivvi,大神算是酷派特別成功的一個品牌,2014年5月,在酷派舉行的大神節狂歡活動中,就賣出100多萬臺大神系列手機,銷售額突破10億元,而且在京東上的好評率達到了97%。

  大神跟ivvi剛好相反,主打高配低價,符合市場競爭的需要,到現在為止,酷派的大部分銷量也是靠大神系列支撐。但是卻因為酷派的一心二意,將大神拱手送給了周鴻祎。

  2015年5月6日,奇虎360與酷派成立合資公司,打造新的手機品牌奇酷。同時源自酷派集團的“大神”品牌也將以奇酷公司為基礎,與“奇酷”品牌協同運作。

  不過這段婚姻僅安生了1個多月,6月28日,360的競爭對手樂視宣布成為酷派第二大股東。就此在三角戀之下,整個形勢也變得微妙起來,直到老周豪言“寧為玉碎,不為瓦全”,公布“復仇計劃”。

  根據酷派與360此前訂立的協議,酷派不得與360的競爭對手就競爭業務訂立任何投資及合作安排,否則360有權低價購買酷派合資公司股份,價格為認購價的50%。于是酷派持有的部分股份在2016年初被折價購回,360股權增加至75%。此舉給酷派帶來18.37億港元的虧損。

  此次事件被戲稱為“一女嫁二夫給了18億的分手費”。后來周鴻祎還收購了大神品牌,酷派最自豪的品牌大神和新成立的品牌奇酷就這樣都到了老周的手里。

  賈躍亭接手酷派,酷派時代落幕

  而且樂視后來又花費10.47億港元增持酷派股份到28.9%,成為酷派第一大股東,從此酷派成為樂視的子公司。如今連賈躍亭自己都顧不住了,更何況酷派這個爛攤子。

  關于酷派出軌,市面上有兩種說法,第一是酷派謀求變革,企圖用樂視生態的內容提升酷派的市場競爭力。第二是酷派原董事長郭德英想要退出,套現開溜,所以將股份出讓給樂視。

  不管是為什么,這種一女嫁二夫,總歸是不怎么光彩的。

  第三:人心已散

  今年5月爆出來,酷派與校招的300多名校招生解約,據傳酷派某HR直言:酷派業績一落千丈,“一夜坍塌”,“也許到了生死存亡的境地了”。再一次將酷派推到了風口浪尖上。

  實際上酷派內部的問題已經積累到了一定程度,有員工說酷派的凈利真是“從牙齒上刮出來的”,出差規定只能買 7折的機票,以從深圳到北京航班為例,員工一般只能從深圳飛到天津,再轉高鐵,或者自己掏錢補足剩余部分。

  規定每月必須加班40個小時,不僅沒有加班補助,而且只能換一天的休假,還不能與節假日連著,員工對此早就不滿。

  在成立奇酷的時候,新員工都想申請調到那邊去,但又怕被說見異思遷沒敢提。

  普通員工在酷派已經沒有任何成就感,就連高管也是紛紛離職。從2012年開始,酷派中高層劇烈動蕩,如原負責銷售的常務副總裁李旺工作職責由外轉內,負責品牌的副總裁蘇峰離職,原TD和CDMA運營商銷售團隊被TCL、華為等競爭對手大量挖走。

  而在當時,華為、聯想、小米等競爭對手都在全球為手機業務開始尋找國際化高管,而酷派近年來非但沒有大動作,相反大量中高層都選擇了“出走”,頗有隊伍散了的意味。

  隊伍都散了,這仗還怎么打?現在再看郭德英“一女嫁兩夫”的對策,也算是良策,等老本都賠光了,也就沒有什么價值了。

  一位業內人士點評說,“奮斗了23年,老郭累了,退休去享受另外一種生活,這未嘗不是一種更好的選擇。”

  郭德英的退去,代表了一個舊時代的結束,新時代的開啟。

  那么,被瓜分后的酷派還能將品牌繼續延續下去嗎?

關閉窗口 打印本文 本文關鍵字:
 
推薦圖文
推薦資訊
熱點文章
 
全民内蒙古麻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