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入桌面
 
 
當前位置: 杭州企業網 » 資訊 » 創業新聞 » 曾融資數億美元 全球最大獨立音樂人平臺SoundCloud如今為何窮途末路?

曾融資數億美元 全球最大獨立音樂人平臺SoundCloud如今為何窮途末路?

放大字體  縮小字體 發布日期:2017-07-15  來源:杭州企業網  瀏覽次數:52

  注:用戶自制的流媒體音樂服務商SoundCloud昨天召開了一次全員大會,向員工詳細解釋了上周突然裁員40%的原因。會議結束之后,不安氛圍在公司內部蔓延。

  離開的團隊成員想知道為什么他們沒有得到事先的通知,而留下來的員工想確認成本削減是否可以維持公司的長期運營。

  在柏林總部播出的全體員工視頻會議期間,不祥之感彌漫在SoundCloud位于全球各地辦公室的會議室內,該創業公司的員工發現,整個會議根本沒有他們想要的答案。相反,知情人士透露,創始人Alex Ljung和Eric Wahlforss承認,裁員只能讓公司茍延殘喘到“第四季度”——只剩下50多天而已。

  這一事實似乎與裁員時Ljung給出的聲明不一致,Ljung在聲明中曾指出:“鑒于更多關注和對長期發展的考慮,我們不得不做出該艱難的決定。”但是,公司從未提及其資金究竟能維持公司運營多久。

  我們試圖聯系Ljung和SoundCloud求證,公司的公關團隊再一次引用了Ljung的博客文章作為回應。不過,在全員會議上泄露出的信息面前,SoundCloud的公關團隊承認:“我們有足夠的資金支撐我們到第四季度”,同時他們還表示,公司正在與潛在投資者交流。

  但是進一步的融資需要投資者對SoundCloud仍持有信心,而公司自己的員工卻已經泄氣。當問及剩余團隊的士氣如何時,一名要求匿名的員工表示:“糟透了,一片死氣沉沉。據我所知,一些沒被裁的人也準備辭職走人了。留下來的人都開始為自己找后路。哪來的心思還談士氣。”

  來自其他辦公室的另一名員工則將全員大會形容為“像屎一樣的作秀”,他說“我才不信那些人會留在公司。有能力的人很快就會都走光。Eric還談到了SoundCloud是什么’家庭’,然后大家都他媽笑了。你剛剛把173人從家里趕出去,然后回頭你又他媽跟我們聊家人了?”

  

2

  一邊招聘一邊裁員

  SoundCloud在流媒體音樂領域擁有著極具特色的產品,主要得益于其由業余和半專業音樂人上傳的用戶自制歌曲。這部分內容,包括非官方混音版和DJ等,是主流流媒體競爭對手如Spotify和蘋果所不具備的。但與此同時,版權問題不可避免,并且SoundCloud始終未能在該內容上實現盈利。

  盡管公司存在財務問題,Ljung在全員大會上告訴與會者說,他將堅定不移地保持SoundCloud的獨立性,絕不考慮出售公司。然而,其結果就是很多人的工作危在旦夕。

  讓SoundCloud員工感到極為沮喪的一個事實是,公司仍在不斷地招聘人員來填補那些即將被裁的職位,甚至在裁員前兩周不到的時間仍有員工加入公司。有些新來的員工剛剛辭去原來的工作,賣掉房子,放棄永久居留權,舉家搬到德國柏林來SoundCloud工作。

  其中有一個新招聘的員工名叫Vojta Stavik,原本計劃于7月17日入職,然而就當他準備前往柏林時,他的offer在7月7日那天被突然撤銷了。“所以,你的意思就是當做我從來沒申請過貴公司的工作?”Stavik問道。然后,當時的CTO回答說:“沒錯,就是這個意思”。現在,Stavik正在尋求法律途徑解決這件事,因為他簽的這份合同包含了提前4周的解雇通知。但是,“SoundCloud表示他們不會向我支付任何工資。”Stavik說。

  在全員大會期間,兩名信源均表示,事實上,SoundCloud幾個月前就確認公司必須裁掉一大批員工,但是卻沒有正確地通知團隊來準備好裁員成本。“投資人說,裁員是創業公司的常態,”一名信源說,指的是三月份公司從Ares Capital、Kreos Capital和Davidson Technology獲得的7000萬美元債務融資,該輪債務融資發生在公司的1億美元風投融資失敗之后。

  

3

  有知情人士透露,部分SoundCloud的辦公室每周供應兩次午餐,并配有奢華的廚房和洗手間。當有新員工加入時,他們會收到一個公司背包,耳機,和嶄新的蘋果筆記本。員工們對此十分困惑,為什么公司之前“一直看上去那么有錢,但是現在卻說沒錢了?坦白講,有人需要做出犧牲。在這家公司工作很有趣,但一切來得毫無征兆。”

  全員大會期間,員工提出的一個核心問題是,為什么不公開透明公司的財務狀況或者執行嚴格的招聘凍結。高層管理的解釋是,招聘凍結會暗示公司存在問題,從而導致人們憂慮。但是在半數員工突然解雇的事實面前,這個解釋很難令人滿意。

  專注獨立創作者,而非擊敗Spotify

  SoundCloud上次更新用戶數據還是在三年前,雖然公司至今仍堅稱每月有1.75億用戶收聽其音樂。然而,部分分析師認為事實上這個數據已經縮水至7000萬。公司也沒有對其員工更新數據。其中一名員工表示:“我覺得在SoundCloud,沒人相信那些用戶數據是真的。我懷疑這些數據早就開始下降了。”

  SoundCloud的訂閱服務增長也完全不值得一提,但是公司表示計劃更改發展方向。

  

4

  SoundCloud有免費版,帶有廣告,可訪問1.2億多首歌曲,不過大多來自質量不高的獨立音樂人;4.99美元每月的SoundCloud Go去掉了廣告并提供離線音樂;9.99美元每月的SoundCloud Go+則增加了3000萬首來自知名藝術家的高品質歌曲,這些歌曲你也可以在Spotify和Apple Music上找到。

  在全員大會上,兩名信源均表示,Ljung說SoundCloud將回歸初衷,優先發展其開放的創作者平臺,以及Go訂閱方案,而不是繼續重點發展Go+和主要唱片商的主流音樂。

  一名信源表示,Ljung解釋說SoundCloud不是一家大型流媒體公司,無意直接跟Spotify等公司推出的9.99美元訂閱方案競爭。其他的信源補充說“他們的新計劃是重點發展不需要我們向唱片商支付費用的內容。”

  和其他流媒體服務類似,SoundCloud必須向唱片公司支付其從Go+的高品質歌曲上賺到大部分收入。舉個例子,Spotify的支出比例大約為70%。而上傳到其服務上的用戶自制音樂則明顯有更高的利潤。只有小部分創作者能夠獲得SoundCloud支付給他們的廣告和訂閱收入,并且支付的比例也遠小于為高品質音樂向唱片商支付的比例。

  即使價格只有Go+的一半,高利潤的Go級別訂閱方案仍可以為SoundCloud贏得可觀收入。

  

5

  然而,這個方案存在一個雞和蛋的問題。SoundCloud首先需要足夠多的訂閱者和免費收聽用戶,這樣分成才能足夠高足以吸引未簽約主要唱片公司的優秀藝術家。但另一方面,SoundCloud必須有優秀的音樂內容才能保證大量的聽眾。同時,其免費版本應用對大多數非固定聽眾來說已經足夠,除了同步下載和去掉一些廣告,完全沒必要升級到4.99美元一個月的訂閱方案。

  并且,最近的大裁員讓情況變得更加糟糕。我們的信源表示,盈利團隊和創作者關系團隊的員工裁幅最大。除了關閉舊金山和倫敦的辦公室,紐約辦公室也有大量裁員。公司之前計劃在南美推出SoundCloud Go訂閱方案,恐將耽擱,不過也有不少員工懷疑這個計劃究竟會不會實現。

  分銷平臺Dubset等表示,將在Spotify和Apple Music上提供部分SoundCloud的最獨特內容,比如混音版音樂和DJ混音等。隨著這些服務的升級和不斷的再設計,SoundCloud的界面相比之下卻越顯得笨拙粗糙,這些服務的發展速度異常迅速。

  “就算是在SoundCloud,有些人也會偷偷地用Spotify,因為方便啊。”一名員工說。

  SoundCloud還有救嗎?

  SoundCloud已經走過了10個年頭,也曾融資超過2億美元,但是卻始終未能創造一個“音樂界的YouTube”可持續發展業務。削減掉多余的人員并不意味著公司可以就此輕裝上陣。如果SoundCloud想要存活下去,它就必須接受只有出售給成熟的公司才能更好地管理并實現盈利這一事實。YouTube是發展成為了內容界的巨頭,但是沒有谷歌的幫助,它未必會有今天。SoundCloud也需要找一個這樣的支持者。

  

6

  另外,SoundCloud必須更加明確其差異化價值——獨立音樂人——同時摒棄掉Go+這些無用的業務。它需要深化其與創作者之間的關系,提供更多工具來幫助他們獲得收益等等。但不幸的是,SoundCloud的公關團隊明確表示“公司目前沒有計劃改變現有的訂閱方案。”

  這個全球最大的業余音樂制作平臺如今搖搖欲墜。SoundCloud之死或許是對獨立音樂人的一次不幸打擊。出售給其他公司可能是較好的結局,更糟糕的則是從此獨立音樂制作界再無SoundCloud。

  也無怪乎SoundCloud的一名員工說:“戰略?在這里根本不存在的。”

關閉窗口 打印本文 本文關鍵字:
 
推薦圖文
推薦資訊
熱點文章
 
全民内蒙古麻将